• WAP手机版 RSS订阅
散文随笔

卖葱姜的小脚老太太

时间:2022-05-30 22:54:03   作者:   来源:   阅读:105   评论:0
内容摘要:   落叶飘起来的秋天,一个卖葱姜的小脚老太模糊的身影从我的脑海中浮现。  从懂事开始,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初长宁支路两旁的棚户区改造,大概二三十年间,我一直看到有一个小脚老太在长宁支路秀水路口摆摊卖葱姜。  这个路口是买菜人的必经之路,出了菜场很容易看到她的葱姜摊。小脚老太大概六......

 

  落叶飘起来的秋天,一个卖葱姜的小脚老太模糊的身影从我的脑海中浮现。

  从懂事开始,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初长宁支路两旁的棚户区改造,大概二三十年间,我一直看到有一个小脚老太在长宁支路秀水路口摆摊卖葱姜。

  这个路口是买菜人的必经之路,出了菜场很容易看到她的葱姜摊。小脚老太大概六十多岁,满头银发,额头上爬满了小溪似的皱纹,常年穿着一件土布对襟的罩衫,纽扣没有一粒是相同的,衣服还有几个补丁,却干干净净,没有邋遢的感觉。戴着一副袖套和一个布饭单。单薄的身子几乎连风都能吹走,饱经沧桑的脸上积蓄了几十年的风风雨雨。她迈着那双三寸金莲的小脚,拄着一根拐杖,走路总是颤颤巍巍的。

  葱姜摊放着一只大篮头,一块有几处裂缝的搓衣板放在篮子上,分好的一摊摊小葱、大蒜,剥掉了黄叶,摘掉了根须,清清爽爽的,一分钱买二根葱,一片小姜。搓衣板下面是几捆新鲜的葱、蒜和几大块老姜。买菜人都会去她的摊位买葱姜,有人怜惜她是一个孤独的老太,有人愿意买她弄得干干净净的葱姜。

  “无葱不炒菜”,有时,父母烧菜忘了买葱姜,会差我去买。我指着她摊位上几根绿油油的大蒜:“老奶奶,我买葱。”“嘿嘿。”小脚老太龇牙一笑,“你要买的是这个,这才是葱。”说着她给了我两根葱,一块姜片。她又拿起一束蒜,让我辨识葱和蒜的区别。从这天开始,我才认识了葱和蒜。

  一次,父亲给了我五分钱,让我去买葱姜,我边走边“鲜格格”将五分钱抛向空中再接住,再抛,如此玩着,结果一个趔趄没接住,五分钱滚进了路边的阴沟洞。我连忙打开阴沟洞盖,摸了许久也没摸到,失望之余,我挪步到了小脚老太的葱姜摊。

  小脚老太看到我在她的摊位前徘徊着,关切地问我要买葱吗?我点点头,便把来的路上“遭遇”向她诉说了一遍。她看我一副胆怯的样子,安慰着我:“葱拿两根去,不要回去拨爷娘骂。”说罢,她拿起一束葱一块姜往我手中塞过来。我一时语塞,没想到小脚老太如此热心。

  听母亲说过,邻居有个老阿姨买了一分一摊的葱姜,临走,总要顺手牵羊拿走几根葱,小脚老太只好叹气、摇头。有一次,老阿姨刚走出了几步,小脚老太在后面叫了起来:“皮夹子掉了。”那老阿姨没听清楚,还以为小脚老太索要拿走的葱,一眨眼,跑得无影无踪了。过了一刻钟,老阿姨一路急吼吼寻到葱姜摊找皮夹子,见小脚老太从篮子里拿出皮夹还给她,老阿姨一时竟不知说什么好,涨红着脸,拿出一分钱给小脚老太,说这是刚才拿走的葱钱。小脚老太苦涩一笑,却没有收老阿姨的钱。

  冬天,我经常天不亮就起床去菜场排队买青菜,此时,小脚老太也开始摆摊了,她蜷缩在路边,双手捧着一只“盐水瓶”取暖。已近中午,菜场里的菜摊全收了,买菜的人也从熙熙攘攘变得寥寥无几,她却还在葱摊上守着,似乎随时方便别人烧菜的需要。她从篮子里摸出一只铝饭盒吃起了冷饭冷菜。忽然,一个衣衫褴褛、步履蹒跚的老头,背上搭着一只布袋,蓬头垢面,佝偻着身子,在寒风中簌簌发抖,拿着一只破旧的瓷碗,向小脚老太乞讨。正在扒饭的小脚老太见状忙不迭将自己饭盒中的饭菜倒给了老头。周围的人无不动容。

  每次夜幕降临,小脚老太仍舍不得收摊,她要把篮子里的葱、姜、蒜全部卖掉,才会拎着篮子,拖着沉重的双腿回家。当一篮子的货全部卖完时,小脚老太笑得像一朵绽放的菊花。她眯着眼翻来覆去数着篮子里的角子钱的眼神,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 

作者:陈建兴

-->


相关评论

声明:本站部分资源来自互联网收集、网友投稿、爬虫自动获取而来,仅供用于学习和交流、网站数据测试使用,请勿用于商业用途,如果需要用于商业用途,请联系原作者。
如有侵权、不妥之处、或者引起不适,请联系站长并出示版权证明以便删除,我们会尽快删除,敬请谅解!

Copyleft © 蝴蝶文案网 Some Rights Reserved.